今天的H2O变触了吗?!

游走于文圈和绘圈和语c圈边缘的咸鱼雾岛水澈,主混全职/凹凸,主推周翔和嘉瑞嘉!【死在变成大触的路上】

太敦#灼热告白

深夜诈尸23333333

被收手机回来之后文笔极速退步QwQ逻辑混乱极了

早上上课的时候被晒出来的脑洞orz标题随手……
——————————————————————————————————
     
      正值盛夏,三十几度的高温。早晨仅有的一丝丝残云早已被热浪撕裂蒸发,毒辣的阳光没有任何阻挡,给予大地过分热情的拥抱。

       这是横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夏日。由于炎热的天气,本来挤满了成千上万居民的城市此刻犹如空城。路上根本见不到一个行人,偶尔几辆车迅速经过路口,发动机的余音回荡在空气中也不过是显得周遭环境更加寂寥。

      一只麻雀被炙烤得不行,在滚烫的柏油马路上蹦跳了几下便赶忙飞上树枝。得到树荫的庇护后它终于有时间高高在上地嘲讽那些还在烈日中的蠢货——比如从它面前急急忙忙走过去的白发少年。

      今天的太宰治依旧是早早地翘了班,而十几分钟前中岛敦的手机却接到了翘班的某人发来的简讯:

       “方便的话,敦君现在过来一下吧?有些事情果然还是当面说出来比较好啊。”

      诶……?

      中岛敦有些发愣。

      作为前辈,又是救了自己一命的人,再加上那张令无数女子为之倾心不已的脸,一切一切都实在是很难不让中岛敦对太宰治这个人产生好感。虽然说大部分时间对方并没有什么正经的样子,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能够将每件事的进展都完美引导到他所预订好的轨道上。无论是从白鲸上跳下来之后地面恰到好处放出的烟雾弹还是其他的什么,流露出的那种尽在掌握的从容对于中岛敦来说更是会心一击。紫金色的瞳孔放大,只能映出薄雾下翻飞的砂色风衣。

      但是不管怎样,太宰治似乎总能把握好一个恰当的界限,并且从不过界。某次社里聚会时中岛敦被灌醉说漏了些话,第二天对方也和往常一样哼着小曲来到中岛敦桌前照常道了早安并且顺手把头一天堆积的文件全部交给了他。而这样暧昧不明的态度也让中岛敦始终犹豫不决,不敢捅破那层窗户纸表明心意。他只好叹口气,继续完成对方翘班之后留给自己的其他工作。太宰先生果然就是太宰先生啊,中岛敦想,从一开始自己就看不清对方的一切意图,甚至没法完全了解太宰先生这个人。这个认知让他感到有些沮丧。

      太宰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啊……想不到……

      就像被炽热的河水淹没,周围都是疑问的泡沫,而真相就在水面之上,自己却在脆弱的泡沫中,一点点被水草缠绕住心脏,沉沦了下去。

      怀着重重疑惑和莫名的期待,中岛敦向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带着手机匆匆出了侦探社。刚一出门一股暑气便扑面而来,冲得人几乎站立不稳。中岛敦先是沿着人行道快速疾走,但是路旁的树上鸣蝉实在叫人心浮气躁,他走着,脚底的温度越来越高,几乎像是在烧红了的铁板上行走。他干脆尽力跑了起来。

      额角沁出汗珠,晶莹的液体顺着脸颊争先恐后地划出略粘滞的痕迹,流过因为急促喘息而一张一合的嘴边,然后被奔跑带起的风吹落,在发烫的空气中蒸发殆尽。但是无论是沿着怎样的轨道滚落,这些被阳光加热的液体也无法带来一丝一毫的清凉。

      但是中岛敦感觉不到,因为心中有同样——不,是更为炽烈的感觉在烧灼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的缘故,他只觉得脑子里装的东西被阳光晒成黏糊糊不成型的一堆,然后化为一片空白。

     在拐过第三个拐角的时候,那件砂色风衣的一角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马路对面,就这么突然地撞进了紫金色的双眸。而风衣的主人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似火的骄阳下,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才转过身来。逆着阳光与其身后澄澈的空色,他嘴角的笑意在中岛敦看来好像是幻梦。

     “ 太宰先生……?”

      他忽然停止奔跑,放慢了脚步,忐忑不安地走向那人身边。道路挨着河流,河水的水面流光烁金,反射的光线晃的人几乎看不清眼前。绷带扬起遮住了少年的双目,无法分辨现实与梦。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刻是你想要永远定格的,就算在此之后的一生全都化零都甘愿。比如对中岛敦来说,那一刻就是现在。

      “呀,敦君来得比我想象中要快呢。”

      中岛敦只顾着大口喘气,根本没法应答。心说如果不是你说有事,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地跑过来?

      “呐,敦君啊……”不等中岛敦缓过来,太宰治便不紧不慢地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你表现出来的东西,我不是看不见的。”

      什么……表现?许是高温的缘故,中岛敦觉得自己的大脑迟钝得无法处理任何信息。

      “但是我对于敦君呢……啊,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太宰治难得地露出了苦手的表情。“我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位值得一起殉情的女性那里得到过这样的感觉。”

      中岛敦张了张嘴,可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灼热的空气仿佛会让人失音。

      “不过敦君要说的我大概明白了。也许只能说……”

      ?

     突然世界一片寂静,连令人心烦的鸣蝉也消失了。风衣的腰带飘扬起来,将中岛敦推入了一个异常真实的怀抱。比阳光还要滚烫的心,在耳边发出强有力的跃动声。他从未敢想过从太宰治那里得到什么回应之类的东西,但是下一秒对方在耳畔说出的低语却让他甘愿抛弃余下的一切去紧握。

       “我和敦君的想法,不谋而合了呢。”

       中岛敦听见太宰治在他耳边轻快地笑出声来,突然松了口气。被水底藻类茎蔓捆绑的心瞬间得到解放,不过转而又被另一种温柔的锁链拴缚牢靠。

        沉入水中的少年,终于挣脱了水底纠缠不清的水草浮萍,满脸水珠地将脑袋探出水面,笑得无比幸福。砂色的衣摆扬起和天际流云融为一体,投下光与影,亲吻少年湿漉漉的额头。

—END—

试图复健但好像失败了……orz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