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H2O变触了吗?!

游走于文圈和绘圈和语c圈边缘的咸鱼雾岛水澈,主混全职/凹凸,主推周翔和嘉瑞嘉!【死在变成大触的路上】

【小甜饼 周翔 异极相吸】


深夜突然发文XD

设定和脑洞来自我滴病病 @羽若🍃 x大概就是私设小周和翔翔的爱好正好反过来叭?

渣文笔注意,ooc注意,放飞自我注意。

【在文手的边缘试探.jpg】












…………………………………………………

       孙翔:“日天啊,我觉得周泽楷这个人根本就不会谈恋爱吧!!!”

       唐昊看着蹦出来的消息,隔着屏幕都感受到了那三个感叹号所表达出来的咆哮之情。

    “不会吧,他怎么你了?”

       另一头,趁着周泽楷去洗手间了,孙翔趴在某金拱门的桌上,捧着手机噼里啪啦对着键盘就是一顿猛敲。

    “有谁约会就是出来啃汉堡的啊!而且还是金拱门的汉堡!!!!”这回孙翔的感叹号更多了,还附上了一张食物照片来对周泽楷的直男行为进行全方位的控诉。

       唐昊:……

       哟,除了汉堡这不是还有炸鸡薯条冰可乐吗。

       唐昊同学突然就明白了什么,于是他决定不去管这个酸臭味源泉的死活了。

       看着对面迟迟没个声儿,孙翔有点郁闷。他狠狠咬了一口手里的冰淇淋,把个可怜的脆皮筒咬的“咔嚓”直响,然后被奶油冰得呲牙咧嘴。

       似乎是理所当然地,被冰淇淋冰到牙这种事情也连带着被某三岁小朋友归到了他队长头上。

       到底怎么回事呢,我们还得把时间倒回第九赛季结束后的那个夏天。

       …………

       其实一开始,轮回上上下下都不知道周泽楷和孙翔到底是怎么见鬼了才能在一起的。原因无他,就是那句渣男的经典台词——“我们不合适。”

       不合适,太他*的不合适了吧!

       是的。轮回的这两个未来的扛把子兼门面担当,居然完美避开了对方所有的兴趣爱好。不得不说,可能这也算是一种默契。例如周泽楷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在自个儿房里放点纯音什么的,但自从孙翔搬进他隔壁宿舍之后,他就改成了每天在“我们一起学猫叫”或者“我们不一样”之类的流行歌包围下默默思考人生——又比如说,当孙翔听说轮回的食堂只有甜的豆腐脑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尤其是在周泽楷用一种及其困惑的语气说“豆腐脑不就应该是甜的吗”的时候,孙翔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很多很多,所以周泽楷喜欢金拱门和孙翔喜欢K记看起来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犹记得土生土长的北方娃儿孙翔刚来到S市这座典型的南方城市的时候外边正好刚下过雨,那股扑面而来的潮气差点把轮回未来的扛把子之一闷死在机场门口。结果这接下来和新队长的相处让他开始怀疑S市是不是天天都处于刚下过雨的状态,不然怎么总是这么窒息!?这已经是超越了南北差异的情况了吧!!?

        他别是……别是和周泽楷八字不合吧??

        所以当某次孙翔手贱不小心转错了消息记录导致在队内选手群暴露了两人正在交往的事之后,第二天全队看他俩都像看外星人。

        这不怨他们没见过世面啊!!但是你看电视剧一下子少看了十几集你也懵逼啊!!!某几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轮回队员是这么哭着说的。

       …………

        ——话又说回来了。这世上的大多数人,都在拼命寻找那个和自己能够完美契合的另一半,结果总是挑挑拣拣,以至于错过了许多机会,最终不得不草草将就,抱憾一生。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个思路,去允许差异的存在呢?

        一般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像周泽楷跟孙翔这种不以类聚不以群分甚至跨越物种,啊呸,甜咸的恋爱估计纯属个案。不过话是这么说,但他俩在一起的来龙去脉其实真挺简单的,也没啥想象中的历尽艰辛。就是孙翔转会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那会儿。

       具体点来说是那天翔哥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好像每天晚上音响开太大了,估计扰民扰得不轻,便寻思着要借圣诞节的机会赔个礼道个歉什么的。于是他私下里找杜明他们打听了一下,得知周泽楷平时喜欢听轻音乐。孙翔抱着“不过是找两张CD嘛有什么难的”的心理,很是自信地来到自己以前买过唱片的一家音像制品店里,然后成功地在琳琅满目的光盘中茫然了。最后还是在店主帮忙下才勉强挑了两张包了起来——就这还是孙翔看那专辑封面顺眼才拿的。

        结果回到宿舍孙翔发现周泽楷不在房里,一扭头看见人家正好从走廊另一头朝自己走过来,手里也拿着一个盒子递过来。孙翔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个崭新的MP3,和自己之前坏了的那个一模一样,一打开里面已经下载好了他平时晚上喜欢放的几首歌。他惊诧地抬头看向周泽楷,只见对方把他送的CD拿在手里细细端详了好一阵,然后抬头冲他一笑:

   “谢谢……我很喜欢。”

       周泽楷轮回第一脸的名号不是盖的,这一笑落在孙翔眼里,那可真是百花盛开春光烂漫,总之怎么看怎么好看。

       后来呢?后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对面就表白了吧,然后就这么“被美色所诱惑”而在一起了吧。

        …………

        不过鉴于此二人的兴趣爱好实在是“互补”得过分,所以偶尔的磕磕碰碰也在所难免。但是,幸好。两个人倒从没想过谁要把谁的特点和棱角磨平。或许是先当惯了搭档,所以在做恋人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也是互相去配合、去包容。

       再说了,孙翔表示,就周泽楷这张脸来说,本身在吵架的时候就自带舒心去火的buff。

       这很好,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兴趣不合并不妨碍他们为对方拭去泪水,也不妨碍他们相视一笑的默契。最关不住的是两颗心迫切想要靠近、想要紧挨在一起的渴望。有时候孙翔打游戏,周泽楷就在一旁静静地看书;或者周泽楷出门买咖啡,回来的时候顺带给孙翔带一包薯片。就这么简单。

        可能吧,可能志趣相投更容易让两个人走到一起,但是谁说,天生不合的两个灵魂就不能互相拥抱?

        就连磁铁也是异极才相吸啊。

        所以有时候晚上听着身边传来另一个人均匀的呼吸,孙翔也会想到,有些以兴趣不合为理由而分手的人,其实真的只是为厌烦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吧。

        …………

        时间轴拉回来。眼下,被孙翔一口咬碎了的蛋筒显然是盛不住逐渐融化的冰淇淋了。果酱和奶油的混合物从碎掉的饼干缝中滴下来,从孙翔的手面一直流到桌子上,又凉又黏糊。

        偏偏餐盘里没给纸巾。孙翔差点要掀桌。

        ……所以这个时候周泽楷到底去哪里了?!难道掉进洗手池了吗??

        正当暴躁翔哥一拍桌子站起来准备自己去找服务员要餐巾纸的时候,一叠纸恰好从他身后递过来。

       不管三七二十一,孙翔先接过纸把手擦了,而后忽然想到纸不可能凭空出现。一回头,却又恰恰好撞进一双笑意盈盈的眸子里。他再低头一瞅,眸子的主人手里还拎着K记的外卖塑料袋。

    “你不是说去洗手?”

       面对询问,周泽楷没回答,只是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然后轻轻把K记的袋子放到桌上。

   “别让服务员看见,这里……不允许外带食品入内的。”

       他说着冲孙翔眨了眨眼睛,似乎有那么几分“我做的怎么样”的意味。

       孙翔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别过头去笑出了声。

       你要死啊周泽楷,有你这么犯规的吗。

       …………

       孙翔:“日天啊,我觉得我队长好可爱。他怎么这么好啊。”

        唐昊:【看透.jpg】

(完)

评论(1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