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H2O变触了吗?!

游走于文圈和绘圈和语c圈边缘的咸鱼雾岛水澈,主混全职/凹凸,主推周翔和嘉瑞嘉!【死在变成大触的路上】

【菊耀】光年

这个太太太棒了啊呜呜呜呜😭

今夜月明:


*天文学家菊×星星耀(其实差不多是无差)
*灵感来自于我同学给我看的一张哈勃望远镜拍摄的137亿年前的宇宙。
*日光组友情向,雷者慎。
*深夜一把刀有助于身心健康(然后就没人会看了谢谢谢谢),非常困所以没校稿,欢迎捉虫w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地一无所获呢。”


       本田菊在发给伊万的邮件里这么写到。


       他手里的钢笔在手里不知道转了几转,从清早起就摊在桌上的笔记本仍然是一片空白,从敞开的窗口可以看见夏夜繁星闪烁的夜空,本田菊的住处地理位置很是优越,没有高楼遮挡视线,若是换了旁人在这里,一定会大肆赞叹这样的景色,但本田菊无论如何都提不起兴致。


       “这个季度结束之前如果我的邮箱里看不到来自你们的研究报告的话,我可不介意让你们变成我的下酒菜哦。”安娅说这话时笑得无害的脸又浮现在他眼前,哪怕是伊万的亲生姐姐也毫不犹豫地折断一节粉笔头扔向了正在发呆的伊万。


        只是……


        本田菊看向自己支在窗口的望远镜,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它。距离安娅——他天体物理学数年来的导师,给他们定下期限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半的时间,可他却仍然没有确定好自己的研究对象。


        电脑里传来新邮件的提示音,本田菊点开一看,伊万回信了。


        ——“我只剩下最后一部分了哟,早就告诉过你研究对象的选择不需要那么严谨,随便选一个也有很多可供研究的东西,加油吧,晚安。”


        他说的本田菊当然明白,他的同行也没有哪一个会像他这样在选研究对象这一步上面卡壳。本田菊倒是宁愿安娅给他们指定好研究对象,省的他像现在这么烦躁。


        本田菊瞄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离该睡觉还有半个小时,本田菊关了电脑,坐回了望远镜面前,随意的转动了一个角度,再次把脸凑到目镜前。


————


        然后他看见了。


       
        在离银河不远的天穹上,有一颗很亮的星星,这种亮度的星星在宇宙里还算普通,但是本田菊不知怎么就被那一颗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连呼吸也慢了下来,生怕惊扰到这宇宙中的一片沉寂。


        本田菊将望远镜的角度固定好,拿起被扔到一边的钢笔,记录下了那颗星星的坐标,并给伊万发去了照片。


        ——“啊,在下大概是找到了。”


        发送了邮件后本田菊桌上的闹钟整点报时正好响起,他必须得去睡了。本田菊有些不舍地看了看那颗星星,然后把记录了坐标的白纸从笔记本上撕下来,随手放在了桌边的书架上。


        而收到他这么一条信息的伊万,对着那张照片左看右看拿起来对着光看,也没看出来本田菊指的那颗星星究竟和宇宙里的其他百分之六十有什么区别。


        伊万最终放弃了对友人心思的揣度。


————


        这晚本来是和无数个相似的夜晚没有什么两样的——除了那颗星星的发现,至少本田菊是这么觉得。


        “你……”


        “听得见吗?”


        这样的声音第一次模糊地进入梦境的时候本田菊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但是他的不理睬反而让这声音更清晰了起来。本田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然后当即愣在了原地。


        他面前漂浮着一颗半人高的,和博物馆里的模型没什么两样的星星,星星上面坐着一个亚/洲面孔的人,略长的头发在脑后高高绑起,两条腿悬在空中微微晃动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正毫不遮掩地打量着自己。


       “终于回过神了吗,”见本田菊终于有了动静,他满意地点点头露出笑脸,“你好。”


        本田菊有些僵硬地弯了弯嘴角:“您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您是?”


        “这里是你的梦境啊,”对方不以为意地伸了个懒腰,拍拍身下的星星,“我叫王耀,你不认识我也总该认识它吧?”


        “您好,在下是本田菊……请恕我冒昧,您是……这颗星星?”一向不信这些的本田菊还没能完全消化“自己正处于自己梦境里”这个信息,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王耀,对方则回他以肯定的神情。


        “不管你来自于什么地方,既然能在梦里见到我,就说明你一定已经在宇宙中观测过我,我等这个时候已经很久啦。”


       本田菊直到这时才算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等这个时候?您指的是被人看见?”


        “是啊,”王耀耸耸肩膀笑了起来,“在宇宙里独自呆这么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本田菊还想追问些什么,他们所在的空间突然开始了震动,王耀四处打量了一下:“好啦,你也该醒过来了,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就明天再问吧。”


       他这句话话音刚落本田菊就感觉脚下一空,然后就是潮水般袭来的失重感,本田菊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床上,环顾四周也是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房间,他有些郁闷地挠挠头。


        “大概只是梦吧。”他这么想着。


        本田菊至始至终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天是周末,本田菊完全无视安娅给的期限已不剩多久,给自己放了一天假,按照惯例给家里进行了一次大扫除,完全把梦里的人给抛之脑后。


        就当做无聊生活里的一点调味剂忘掉好了。这种想法在他一觉醒来之后彻底成型,他没有再梦到那个人和那颗星星,他亲手记下的坐标在书架上待得好好的,提醒着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并不是一个梦而是他还未动笔的研究报告。


        确定了研究对象之后的工作进行得如本田菊所料的一帆风顺,照这个速度下去没几天就能完成。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本田菊的心情也变好了许多。日子还是如过去那样千篇一律地过去,本田菊夜里洗漱时竟然没由来地有些想念那个梦,至少那让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被调好了程序的机器人。


        本田菊再找回意识的时候,他又看到了同那晚一样的场景,王耀的马尾这次松松垮垮地搭在肩膀上,看见本田菊后神色有些惊讶:“好久不见,我还以为以后都见不到你了呢。”


        本田菊被他这话说得一愣:“为什么?不是才过了两天吗?”


        “在我这边,已经过去很久了。”王耀耸了耸肩膀,“也许是位于不同星球的原因吧,我们对时间的感知并不相同。”


        “啊,抱歉久等了。请问您真的是在下曾观测到的那颗星星吗?”


        “是啊,只要你观察过我,当天晚上入睡之后我就有进入你梦境的能力,可惜,这么久以来,观测我的人并不多,可能是因为我看上去实在太普通了吧。”王耀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在下并不觉得您普通,相反地,能够观测到您,在下非常荣幸。”


        他说完这话便感觉到了和前天一样的震动,伴随着失重感将他从睡梦中唤醒,正因如此他没能看见王耀听见这话后微微泛红的耳尖。


————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当本田菊意识到自己已经把与王耀的会面列入日程表时,距他们认识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本田菊的报告如他所料进行得顺风顺水,他每天还能抽出时间看看近期的新闻讲给王耀听,作为回报王耀也会给他讲自己遇到过的很多星星。


        “有时候如果我很大声很用力地喊出声的话,是可以让另一颗恒星听见的,但是那样的对话太辛苦了,所以这么久以来我也没和他们说过什么话。”


        “我记得最清楚是一颗小行星,他的轨道是椭圆状的,所以他大部分时候都离我特别远,所以我能和他说话的时间只有他转到靠近我的那一半轨道的时候,他的表面因为多次碰撞变得凹凸不平,每次我们用这点取笑他的时候,他就会尖叫着反驳'星星就不能行为艺术了吗?!',真是笑死我了。”每当提到这些事情,王耀总是笑得特别开心。


       随着时间流逝,本田菊渐渐地摸索清楚了这个梦境的规律,只要他白天用很长的时间来观测那颗星星,他的梦境就更长也更稳定,他和王耀相处的时间也就越久。不过每次梦醒之后那边的王耀都会等上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本田菊试着早一些入睡,但并无作用,白天强烈的太阳光也让他看不见那颗星星。两条如同异面直线一样的时间轴就通过这样的梦境有了交点。本田菊觉得自己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比如信了二十多年无神论的他很快就适应了王耀的存在,一切都自然得顺理成章。


        本田菊的报告终于也顺风顺水地结尾了,他这晚上迫不及待地想早点去睡向王耀传达这个喜讯,可出现在眼前的人双腿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脸上遍布着憔悴之色。


        本田菊看见这样的情形,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只好收敛了脸上的喜色,小心翼翼唤了一声:“耀君?”


        “……他不见了。”


        “谁?”


        “我曾向你提到过的那颗小行星。不久前我亲眼看着他撞上了一颗卫星,我往那个方向叫了他不知道多少次,可是,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他和我,真的认识很久了。”王耀没能继续说下去。


        本田菊轻声道了句“抱歉”,然后他犹豫了几秒,走上前去,有些艰难地踮起脚尖,抱住了坐在星星上的王耀。


        那是本田菊第一次触碰到王耀,他的耳尖靠在王耀的侧脸,王耀皮肤的质感与人类无异,只是温度很低。


        无论是宇宙还是地球,无论是物种无论科属,都需要适应,以生存更长久的时间,那个晚上王耀适应了与多年友人的永别。


         而本田菊需要适应的是,星星也会死亡。


————


        日子还是要过,本田菊找来了一个支架,把望远镜给固定得更牢固了一些,要上交的报告被他删了改改了删,还不时找王耀给点建议,同时每天的新闻也是一天不落。


        本田菊和王耀乐在其中,可还是有人隐隐地担忧起来。


        “你真的不需要到医院做个检查吗?恕我冒犯——可是你说的这些事太类似于某种精神疾病了,本田。”电话那头与伊万的说话声一同传过来的是敲击键盘的声音,本田菊猜到那是伊万从两周前就宣称只剩下一小部分的报告,“这实在让人无法相信。”


        “这我明白,可是我梦境里的那些东西实在是很真实。”


        “精神病患者也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有病的哟,”伊万回了一句俗套到本田菊疲于吐槽的话,“还是先操心一下报告吧。”


        “已经写完了呢。”


        “……”早已领会到友人这方面天赋的伊万看着自己电脑上正在赶的东西欲哭无泪。


        两人又寒暄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本田菊有些乏力地往床上一倒,屋外已经下了一天的雨,乌黑的云层像幕布一样遮蔽了他上方的整片天空,入夜之后也看不见半点星空。


        今天看来是见不到了。


        这个念头从脑子里冒出来的时候本田菊心里猛地灌满了失落感,他仰面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窗玻璃上,天色越来越暗。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至少一两天的作息有什么变动对他而言是不痛不痒的,可偏偏这天,他四肢都和灌了铅一样难受,脑子里充满了的都是王耀的名字。本田菊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有些离不开他了。


        不知道王耀会怎么想,一天晚上没有见面应该也没事吧。


        明天晚上去道个歉好了。


————


        闹钟的叫声尖锐地刺痛了耳膜,本田菊丝毫不拖泥带水地坐起身来,揉了揉有些蓬乱的头发,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地觉得有点不对劲。


        前天傍晚下了雨,所以他没能与王耀见面,昨晚雨停之后他就一直在看那颗星星,为了能与王耀多待上一段时间。


        可是,他昨晚什么梦也没做。


        没有广袤无垠的宇宙,没有明灭的星空,没有深不见底的黑暗,没有熟稔得过了头的失重感。


        也没有王耀。


        本田菊立刻跳下了床冲到他的桌前,望远镜被固定得稳稳当当,书架上放着一张抄记着坐标的白纸,他和伊万的邮件中也有那张照片。


        一切痕迹都急于向他证明着这不是他的梦境。


        确定这点后本田菊稍稍安了点心,他猜想也许是因为昨天天气不太好的原因,这天是周日,没有太多时间可供他忧心忡忡,他要去大扫除,下午还有客人来访,只得暂时把这事放在一边,去打理自己日常的琐事。


        这天晚上他看那颗星星看得很仔细,想多制造一点与王耀相处的时间,来弥补这几天的缺席。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本田菊觉得那颗星星的光淡了一点,不像他第一次看的时候那么夺人眼球。


        可是这天他仍然一夜无梦。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全都如出一辙,本田菊用尽一切的时间来看那颗星星,除了确定它的光芒真的在渐渐黯淡以外,本田菊别无所获。


        这摧毁了他对这件意外一切好的方面的猜想。本田菊尝试了一切能够与王耀联络的方式,却毫无作用,本田菊几乎是绝望地拨通了伊万的电话。


        听闻了前因后果的伊万沉默了很久,直到本田菊出声询问是不是信号断了他才开口:“现在我倒是愿意相信,这些事并不是你的幻觉了。”


        “为什么?”


        “上次你发来了那颗星星的坐标,我也看到了它,那个晚上我同你一样梦见了星空,但是我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出现。”伊万顿了一下,“我觉得,既然你和那颗星星存在着别人都没有的联系,那么现在其他人也都帮不上你,只有你才是这件事的关键。


        “可是菊,你也知道,那是距离我们不知多远的宇宙深处,作为人类,我们似乎也无计可施。”


        “也许你是对的吧,伊万,”本田菊自嘲一般地嗤笑一声,“我该去看看精神科了。”


       这下子伊万那头只剩下叹息。


————


        “很抱歉,你这样的病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梦中可以见到星星化作的人’,这怎么看都是冒险小说的剧情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推了推眼镜,直言吐槽道。本田菊点头应他:“是的,在下第一次梦到的时候,也完全难以置信。”


        “按理说正常人的身上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可是你看,你脑部各项指标都在正常值范围内,不像是精神疾病,想要应付的话,只有靠药物改善睡眠质量了。”


        “……啊,多谢。”


        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本田菊有些反胃,他有些厌恶做出这种举动的自己——就像是他在亲自否定王耀的存在一样。


        一切坏事总会像约好了似得扎堆发生,安娅给本田菊订下的期限只剩下一个星期,这几天每天都有好几个需要打发的客人,本田菊的精神状况却是一天不如一天,到最后不得不选择听从医生的建议,临睡的时候就着冷水咽了两颗药下去,连睡衣都没换就陷进了床里。


————


        四周的景象像是被蒙上了一层一层的黑纱,昏昏沉沉的,本田菊万分茫然地左顾右盼半晌,才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这里是自己曾经夜夜到访的那片宇宙。


        心脏狠狠地一个跳动,本田菊下意识地慌忙转身去寻找王耀,却看见王耀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身后不远处。这一次王耀没有坐在星星上面,而是背对着本田菊,静静地仰着头,看着两人面前浩瀚无垠的星河。


         本田菊一时像是被什么力量定在了原地,挪不动步子,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在原地站了很久,随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本田菊原本急促的呼吸开始变得平静,纷乱的思绪也清晰起来。
     
        然后他看见王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地呼出来,开口:“让你担心了吧,这几天。”王耀的声音里盛满了浓浓的疲倦,与前段时间判若两人。


       “抱歉。”


        “不需要道歉的。”本田菊原本还想说很多话,可话到了喉头都哽在了一处。


        “嗯。”


        两个人又都安静了下来。四周仍然是昏暗的一片,但是还是有不少光芒明亮的星星散发出的光芒轻易地穿破了浓雾似的屏障,照在两人身上,整个宇宙一片死寂,几乎让本田菊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又等了很久,王耀才再次开口打破沉寂:“那个,你对宇宙方面的知识,了解得很多吧。”


        “啊,嗯,知道的确不少。”


        “知道光运动的速度吗?”


        “……三乘十的八次方米每秒。”


        得到答案后王耀停顿片刻,然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接着说了下去:“在一个星球上,这速度很快。”


        “可是,在宇宙之中,这样的速度,也算不上什么。


        “我距离你所在的星球,非常的遥远。”


        “……”


        “那样远的距离,连光也要走上很久才能抵达。


        “所以,你现在看到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我。”


        整个空间都很安静,王耀听到了身后本田菊逐渐又开始紊乱的呼吸,他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


        “确切地说,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看到了我。


        “那都已经是,数百万光年前的我了。”


        说到这里,王耀终于如释重负一般地长舒一口气,转过身来,脸上没有带着多余的表情:“很抱歉,一直瞒着你。”


        “……”


        “这几天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发出的光越来越黯淡……嗯,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


        “抱歉。”


        “……你指的是,”本田菊竭力地让自己的大脑运转起来,去接受这短短时间里所得知的事实,他垂下了眼睑,没去看王耀,“你已经快要……”


         “你知道的,星星的寿命也有一个尽头。”


        本田菊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可他实在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点什么才显得应景,于是他这个晚上第三次语塞,反而是之前一直低着头的王耀抬起头看着本田菊:“那个,谢谢你。”


         “嗯?”


         “宇宙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宇宙中每一个渺小的个体都很孤独。能在这个孤独的宇宙里遇到来自很远的宇宙另一头的你,能够听说另一个世界的故事,真的,很感谢。”


         “在这个宇宙里能够与您相遇,在下也觉得很幸运。”


         “菊。”


         “怎么了?”


         “我可以最后再抱你一下吗?”


         “不胜荣幸。”


        本田菊向前迈了一步,鼓足了勇气抬头去看向王耀的眼睛。


        遥远的天幕上明亮的星辰闪烁着光芒落在王耀乌黑的瞳孔里,在那一片耀眼星光汇聚的中心,本田菊看见了自己。


       他张开双臂,把王耀揽进怀里,他的耳尖触到王耀的侧脸,王耀的皮肤仍然冰冷,冷得本田菊微微打了个寒噤。宇宙彻底的平静下来,只剩下两个人交错的呼吸,温柔而静谧,却是在诉说着相隔无数光年的诀别。


        本田菊不记得他们彼此拥抱了多久,直到熟悉的失重感如期而至,他甚至来不及再看王耀最后一眼,就被卷入了无边的黑暗。再睁眼,就是自家苍白的天花板。本田菊在床上躺了很久,直到全身的感官一点一点地恢复控制,身上的血液重新开始流动,心跳开始继续,本田菊才很慢很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恍然惊觉自己的脸上爬满了还没干透的泪痕。


————


        一周以后安娅给他们定下的期限到了,本田菊传给她的报告里夹了一张照片,如果伊万看到这份报告,他一定认得出那就是本田菊第一次发现王耀的那个晚上发给他的那一张。画面的中心是明暗交错,星光斑斓的银河,星光之后,就是无边无际,深渊般黑暗的宇宙,距离银河不远的一个小小角落里,有一颗星星在无尽的黑暗里温柔地发着光,这个亮度的星星在宇宙中很是常见,星星的体积也不大不小,在拥有无数星球的宇宙里显得平凡而渺小。


        可那又的的确确是这宇宙中,独一无二的一颗。


————


        日子还是要过,本田菊和伊万的报告都有惊无险地过了关,两个人很快都投入了新的课题研究,一切都自然得顺理成章。


        只是本田菊窗边的望远镜,再没有更换角度,桌旁书架上记录着坐标的白纸,已落满灰尘,但在那个坐标所指向的方向,再没有来自数百万光年之外的星光闪耀。


—END—

评论(1)

热度(39)

  1. 今天的H2O变触了吗?!今夜月明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太太太棒了啊呜呜呜呜😭